Réponse

  #1 (permalink)  
Vieux 30/07/2011, 15h50
czccgdv85
Guest
 
Messages: n/a
Par défaut MBT Rafiki|

胡赳赳:你又提到了华夏的秘密,你说华夏的秘密就是“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

  余世存:这两年我在大理乡间“隐居”,读了一些先秦的材料,从《左传》、《春秋》读起,然后往前读,读 三代史。中国人虽然重视历史,但到现在老祖宗的那点儿事还是说不好,表述不好��考古学只限于考古领域,太 专了;文学家呢只会展开想像,从民间传说那儿吸点养分,把上古神话化、传奇化��完全搞不清楚那个时代人的 个性、心理跟现代人有什么差别。我们看历史和历史人物,就要么想当然地以为他们跟我们一样思想,要么以为他 们神得很,要么以为他们简陋至极。
  余世存:第二稿应该就是大面上顺一些文字,第三稿就是查资料,把当时的文字发展状态、人们的风土习俗、 上层下层的制度等等,包括把《春秋》的一些资料作为背景穿插进去。
  这一点儿,司马迁就做得比较好,只是司马迁没有条件把上古的历史人物同样好地纪传下来。
  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写《老子传》完全是一个很巧的事。有这么多年对中国社会的观察和想法,就像当年编 写《非常道》一样。
  我这个产品你不是说是接近文学的传记吗,而且它更是散文式的,每一章可以独立,每一章自身也可以展示一 些东西,一条线索是老子的人生轨迹,另外一条是它要展示《道德经》的思考内容,所以这本书有一 种张力。
  余世存:我2009年离开大理到外面去流浪,在道观里住了一段时间,无书可读时就开始写小说,我写了一 本寓言小说。在贵州就看到了你说的《流浪者之歌》,看了之后很惊讶,一个德国人都能写释迦牟尼,而且写得很 飘逸,很美。我想我也可以写我们中国的这个大人物,但我不会像黑塞那样把释迦牟尼的内心写得那么灵动,所以 我就想寓言写完后写老子。后来我去了杭州,在杭州乡下的那一个月写老子。刚开始时只想整理《道德经》的,我 从贵州到杭州这一路,基本是抄《道德经》,抄了大约两遍吧,毕竟是81章啊,不容易把握,我就想看看怎么把 握老子的经义。抄完第二遍就觉得没必要去钻研经文本身了,我就直接动笔写了,平均一天以两章的速度往前推进 ,非常快,非常顺。8月下旬开始,9月上旬写完,半个月内写完27章。写完之后我就放了3个月,年底搬回北 京才开始修改。
或者正好象书的封面一样,黑夜里一只老牛,混沌里一点光明。

   另外就是你的语言上有几个特点,第一个特点就是你敢于使用方言,第二个敢于大胆的使用人称的转换,第一人称 、第三人称,还有那种内心独白的东西,就是这种跳跃这种转换其实找到了那种节奏感,这个节奏感还不是一个生 硬的节奏感,把《老子》的八十一章经天衣无缝地贯穿起来了,很生硬的第一章第二章,而是写到这个情节了随手 拈来。
  胡赳赳:你第二稿是做的什么工作?
  
却一直没有系统地,或者说有意地去找老子相关的文章认真学习。
  我觉得把汉语打造成美好的事物是我的本分,或者说是我的责任,不要让它受太多的污染,虽然我也在《老子 传》里用了一些时髦的话,但我尽量让这些用词显得自然,不牵强,让人们能够接受,这是要把时空的感觉做通, 传递一种古今人的通感。
  胡赳赳:我看你这个书啊,MBT Rafiki,第一个感受就是说余世存版本的《老子传》,
  余世存:这是舜传给禹的十六字心法,这个心法是中国人的政治学、伦理学。这个心法表达的也是天下一体的 概念,人心是很微妙的。你作为生命的头脑和心灵,你必须注意生命的微妙而不要无法无天。
偶然见到这本《老子传》,真奇怪于这本书并不厚,何以称“传”
  胡赳赳:你最终为何选择了写作《老子传》这样一个角度切入先秦历史?
有意学习《道德经》或许可以从这里开始。
第三个看法就是这本书的立意很好,就是说看老子是一个活生生的老子,而不是一个仰视也不是一个俯视,是一个 平视,就是所谓用我的心去注老子的心。
  余世存:我上大学的时候,记得看纪伯伦的书,就觉得我也应该给人们贡献类似的语言产品,因为他的那种语 言跟当时中国作家学者的语言不能比,后者猝不忍睹。我也做了一些努力,比如说编写《非常道》,但《非常道》 里的很多话语不是我的,我自己的文字功夫还没有表达出来。别人一说余世存写的《非常道》,但是他不会认为那 是一个个性的东西,那只是把历史的边角料凑一起了。要表达个性,美好的话语,我觉得通过《老子传》,我已经 部分地实现了这个梦想。
老子是早就知道,《道德经》也就听说过。孔子问道的故事也读过。
果然读下来十分晕,作者笔法如梦游一般。

■ 余世存
  余世存:我觉得不会,因为说白了道就是卑之无甚高论,道就是在日常生活之中,你只是用而不知而已,每个 人都在实践它,只不过你不以为它是道,你注意到了就是道。所以说人们一定要反观,这样才能发现道,才能成全 道,又让道来成全自己。
  胡赳赳:你觉得是一个什么样的动机让你写这么一个东西?而且你最早的动机也不是写一个老子传,就是这个 基点在哪儿?
第二个观感就是说它不仅仅是一本传记之书,它也是一本文学之书,你是在用一种富有温情的或者说是诗意的这种 文学的笔法去写老子,王康有个评价很好,就是你自己是有一种心系天下心系苍生,有一种天生的诗人的忧郁在里 头,所以它赋予你一种优美的文学性的笔调,
  胡赳赳:你为什么要写《老子传》?


   在书里你会去歌颂男欢女爱,去歌颂身体,MBT Karani,会用《道德经》去解释,把阴阳和男人女人联系起来,MBT Wingu,你会不会怕你这种解释会让大家觉得你浅薄,会不会有这种担心?
Réponse avec citation
Réponse

Outils de la discussion
Modes d'affichage

Règles de messages
Vous ne pouvez pas créer de nouvelles discussions
Vous ne pouvez pas envoyer des réponses
Vous ne pouvez pas envoyer des pièces jointes
Vous ne pouvez pas modifier vos messages

Les balises BB sont activées : oui
Les smileys sont activés : oui
La balise [IMG] est activée : oui
Le code HTML peut être employé : non
Trackbacks are oui
Pingbacks are oui
Refbacks are oui


-*-